加强和改进人大信访工作的几点思考

日期:2013-01-14     
加强和改进人大信访工作的几点思考
    近年来,各级人大机关按照加强平安建设、法治建设,构建和谐社会的总体要求,不断重视和加强了信访工作,始终把它作为实施监督的重要方面,了解民情民意的重要渠道,倾听各方诉求、协调各方利益的重要平台,并在建立机制、完善制度、创新方法、强化保障等方面入手,取得了许多成功经验,在“大调解”工作格局中,发挥了人大信访的独特作用。
    吴邦国委员长曾经指出:“在一定程度上,在一些方面,人民群众是通过信访部门的工作来评价人大常委会工作的”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信访工作的好坏,直接关系到人大工作的好坏及人大机关的整体形象。因比,信访工作只能加强,丝毫不能削弱。但从当前形势所需、群众所盼、职责所要来看,人大机关的信访工作在机制、制度等方面,还存在许多不相适应的地方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、制约了人大信访工作功能的发挥和成效的体现。
    首先是制度缺失。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部《人大机关信访工作条例》。2005年6月17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原则通过了《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信访工作若干规定》,就全国人大机关的信访工作作了一些较为原则的规定,而未涉及省、市、县人大的信访工作。据此,各地信访工作都参照了《国务院信访条例》。如“属地管理、分级负责,谁主管、谁负责,依法、及时、就地解决问题与疏导教育相结合” 等。信访工作虽有许多相同的原则、程序和方法,但由于各部门性质不同,职责不同,体现在信访工作上,也应有不同的特点、性质和要求。如《国务院信访条例》,是一部在政府领导下,对所属部门信访工作的内部职权界定及职责分工;而人大的信访工作,往往处于第三方,以监督为主要手段的。又如,政府可以直接撤消政府组成部门的决议、决定;而人大机关常常以建议、意见的形式提出,而不直接对信访事项作出决定。因此,鉴于人大地位的特殊性及职权的法定性,急需制定一部既和政府及相关部门信访工作条例相御接,又具有人大性质和特点的,法律依据可靠、职能职责清晰、公开透明有效的信访工作条例。
    其次是监督乏力。目前绝大多数人认为,基于国家机关职权划分,人大信访工作要遵循“依法监督、不直接处理问题” 的原则,主要通过转办和督办的方式解决。这在通常情况下是可行的,尤其是对已经或依法应当通过诉讼、仲裁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经解决的信访,要杜绝“以督代办、越权直接办理” 的现象发生。但笔者认为对“不直接处理”也不能绝对化理解。一是《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信访工作若干规定》, 人大机关受理的来信来访,“需要由其他机关、组织研究处理的,按照‘属地管理、分级负责,准主管、谁负责’的原则统一交办”。这条文从另一侧面说明,人大机关的信访可分交其他机关、组织处理和自行调查处理两种,关键是以依法、不越权及视信访内容轻重为前提;二是目前各地、各部门加大了信访工作的考核力度,一旦出现错案,轻者扣分,重则一票否决,在部门利益的趋动下,自查自纠的难度很大,处理结果的公正性也很难有保障;三是如果人大机关始终处于信访工作的中转站而不是终结地,不仅制约了人大信访应有作用的有效发挥,而且将失去群众对人大的信赖和期待。笔者认为:为了充分发挥人大在“大信访”工作中的特有作用,对那些涉及面广、社会反响大、人民群众关注的来信来访,充分运用法定监督手段,从源头上解决转而不办、办而不实、质量不高等问题,进而使重访、缠访得到有效遏止,真正取信于民。
    再次是方法单一。目前各地人大机关办理信访大多采取交办、转办、督办的方法。无论从法律赋予人大的职权,还是工作的实际效果看,应打破单一模式,坚持依法、多样、灵活、有效的原则。一是按照《监督法》第9条第5、第6款:“人民来信来访集中反映的问题; 社会普遍注的其他问题” 的规定, 列入人大常委会的审议议题, 作出相应决议、决定,督促落实。二是对重大信访问题,组织特定问题调查,真正使信访与监督有机结合。三是对特别重大的信访,采用询问及质询尤其是质询的方法,限期作出书面答复。同时,在建立多方协调机制、理顺信访工作网络、构建综合协作平台上下功夫,才能使人大的信访工作不断取进步和实效,才能在构建和谐社会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,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市人大法工委 李明